当前位置: 中国摄影协会首页 > 艺术摄影 > 文章 当前位置: 艺术摄影 > 文章

郑龙华:从小我就有一双不一样的手

来源:中国摄影协会    摄影入门_摄影艺术_中国摄影协会      发布时间:2022-09-26 23:10:36

1959年的秋天,一个小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声把整个村的人都惊动了。

等大人们赶到时,看到这个小婴儿跌落进了火盆中,两只小手和半个脸颊已经被几乎烤成了焦炭。

这个小婴儿,就是我。

我在医院的无菌室里抢救了7天7夜才醒过来,医生说我能活下来就是一个奇迹。

为了保住命,医生建议最好对我的双手腕部以下进行截肢,但我的父亲坚定地对医生说:“孩子不能没有手掌,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但绝不同意截肢。”

医生尽可能地保留了我的手部躯干,60年后,我依然庆幸父亲当年的这个决定。

失去了宝贵的双手,生活从普普通通变得困难重重,大家习以为常的吃饭穿衣,翻书写字,到了我这儿,必须付出超出常人倍数的努力。

失去了宝贵的双手,两度高考上线的我都被拒之门外,几次应聘都被拒绝。找工作的四处碰壁让我心里在想:失去了双手,难道真的就什么事也做不了吗?

有一年乡文化站招人,面试的负责人说了一句“他又不能拍照”就把我拒之门外。那个时候我对自己说,越是否定我,我越是想要试试,我要学习拍照,要让大家都看到,没了双手,我也可以举起相机,记录美好。

郑龙华在拍摄《生命之光——个无手摄影家对话中国100位残疾精英》的路途上

没有购买相机的资金,对摄影技术一窍不通,我真的可以吗?

我把自己的疑问顾虑写在与高中同学车静光的日常交流信里,没想到没过多久,我收到了他寄来的礼物,一台海鸥4B相机。

郑龙华的第一台相机-海鸥4B相机

随之而来的信里说:“以我对你的了解,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你去做,没有做不到的。”

面对这台精密的仪器,我充满了好奇,但却无从下手,连打开相机的第一步-取下取景框,我都无法完成。

接下来的大半年时间,我天天窝在家里,硬是靠着手上的两个“肉团团”,学习如何开机、取景、调焦、快门和光圈。

没有手指,最难对付的是调节焦距,只能左手托住相机,右手肉团挤压旋钮,靠摩擦力转动对焦钮。

因为带着护具会影响拍摄手感,所以摩擦让我手上的皮破了一层又一层,尤其是需要将手浸在显影水里冲印照片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感让我面色苍白,头冒冷汗,我始终坚持在这样的疼痛中打磨和锤炼摄影技术。

手上的伤痕和痛楚是摄影带给我最初的“痕迹”,这些痕迹都印证着我的摄影技术在不断精进。

我从传统相机学起,慢慢地接触到了数码相机和单反相机,练就了一手适合于自己的独门功夫。1984年,我带着一幅在黄浦江畔拍摄的作品《美景花不完》参加了全国“即时艺术摄影大赛”,获得了特别荣誉奖。就这样,我算是迈出了摄影艺术的第一步,摸到了摄影艺术的门槛。

从此以后,每年我都会抽出时间,走遍祖国大江南北,去往海外山川峡谷采风,我的摄影之路一发不可收拾。

《乡村的故事》获第九届国际摄影艺术展优秀奖(1998年9月)郑龙华/摄

《光韵》发表于《人民画报》(2002年3月) 郑龙华/摄

坚持摄影近四十年来,我先后有1000余幅作品在全国各类报刊和影赛中获奖、发表,并相继在杭州、北京、黄山、丽水、新加坡等地成功举办了个人专题摄影展8场。

《隔空对话》(组照) 郑龙华/摄

同时,北京《文明》杂志、杭州出版社相继出版了我的《生命之光》和《郑龙华纪实作品》图文画册。

《生命之光》图文画册

《郑龙华纪实摄影作品集》

第三届浙江摄影金像奖

上一篇:大理婚纱摄影口碑好的前十名|大理旅拍工作室测评,快一键领取

下一篇:第三届吴印咸摄影艺术双年展暨2022年全国“乡村振兴”主题摄影大展新闻发布会在京举行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网站地图

中国摄影协会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稿件、图片均有可靠的来源,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