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摄影协会首页 > 艺术摄影 > 文章 当前位置: 艺术摄影 > 文章

【9月沪京展览推荐】太多的信息扼杀了信息,太多的意义扼杀了意义

来源:中国摄影协会    摄影入门_摄影艺术_中国摄影协会      发布时间:2019-09-13 15:28:10

门票:免费

《纽约》,让·鲍德里亚,摄影,1992年。供图:玛琳·鲍德里亚

法国思想家让·鲍德里亚诞辰90周年之际,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一场他的摄影作品展。鲍德里亚被称作“后现代主义的大祭司”,他的拟像、符号消费和象征交换理论已成为后现代文化研究不可或缺的思想坐标系,他认为,在消费主义的社会中,符号化的商品和“超真实”的符号逻辑击碎了主体、真理与意义。

一定会有人觉得,与他的理论相比,他的摄影平淡无奇。确实,在展览现场,首先映入观众眼帘的是两排桌椅,鲍德里亚的相关书籍被聚集在这里,观众可以花上一整天时间徜徉在理论的汪洋当中。墙上,则是思想家在法国知识界的音容笑貌。转角处,是一个视频,一个男声正运用鲍德里亚的理论来解读《美国精神病人》这部电影。策展人并未开门见山地呈上作品,他或许认为,经历了这些智性的或诗意的熏陶,可以让观众更好地理解作品。鲍德里亚的思想精华常常潜藏在只字片语当中,事实上,在展厅的任何一个地方,这些语言的片段都会萦绕在观众的头顶。

“摄影的欲望大概来自这样一种观察:从全局视角看去,这个世界十分令人失望。从细节上看,让人惊讶的是,世界总是十分完美。”

展品包括鲍德里亚于1982年至2003年间拍摄的共50件摄影作品,摄于他在各个城市间行走的过程中,并以拍摄地城市命名。巴黎、圣克莱芒、圣伯夫、阿姆斯特丹、纽约、卢森堡……鲍德里亚在不同的城市中捕捉到物体、线条和光——凹陷的枕头、人体模型的残骸、车厢上的汉字和涂鸦、墙角破裂的浮世绘、暴风雪之夜留在车窗上的手指印记、水杯中倒映出的巴士底广场……所有的摄影对象似乎都失去了原本的意义和功能,只有其他一切事物消失后残留下来的痕迹。他专注于拍摄,意在剔除与抵抗意义与语境,让客体呈现出自己想要表达的面貌。

“生活本身并没有绝望透顶,它只是稍微有些令人伤感。在白日的光线里隐含着某种模糊的东西,像言语那样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它给事物蒙上一层忧郁的外表,它来自比我们的无意识或我们的个人历史还要遥远的地方。”

30多年前,鲍德里亚偶然获得了一台照相机,并由此开启了他的街拍生涯。如今我们再来看这些摄影作品,会觉得它们很亲切,因为随着手机摄影和社交网络时代的来临,我们的生活中已经充斥着日常的街拍。与此同时,这个展览也将我们带到了鲍德里亚的头脑世界当中,策展人试图用一种理论的催眠术来引出观众对于这批特定图像的鉴赏力和感受力,或许,当观众走出展览的时候,他们对于这个时代也会有一些新的看法。

“太多的信息扼杀了信息,太多的意义扼杀了意义。”鲍德里亚还在身后低声呢喃。

(“畀自:当代香水设计师展”也同时正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行,展览会介绍全球400位调香师中的13位,这是一个可以“闻”的展览。)

不可见的美

地点: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汶水路210号静安新业坊)

时间:9月6日-10月20日

门票:免费

《1961-72,1961》,汉斯·哈同,布面油画,1962

此次展览通过19位艺术家的44组件作品展示了二战之后欧洲艺术家的自我探索之路,通过从1940年代在欧洲流行开来的抒情抽象主义到1990年代的几何抽象主义的发展脉络,思考他们的个体创作与时代背景的关联。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巴黎在与纽约的艺术竞争中逐渐失掉了其原本的地位,受战后存在主义哲学的影响,这一时期的欧洲新生代艺术家开始注重个体的自由表达和对时代困境的反思。他们试图重新定义自己,反对之前的几何抽象,以及被任何理论或约束所击败的绘画,其中“个人感觉”和“内在需要”在他们的创作表现中占主导地位。

正如约瑟夫·西马曾经在1963年的采访中所说的那样,“绘画让我们能够获得另一种现实体验(而不仅仅是视觉感官),倾听我们所看见的,描绘那些看不见的。”因此,这些艺术家的作品也成为非常个人化的现实的痕迹,表达了内在的必然性。这是手势的诗歌,也是色彩的悼词——这是二战后艺术家的意愿,表达一种现实的冲动,利用抽象的方式从审美惯性中抽离出去,继而描绘出一种充满矛盾的对抗情绪。

上一篇:我们现在何处?为何鲍德里亚在今日依然重要?

下一篇:30年前的这个公共摄影项目,重新定义了人们眼中的法国风景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网站地图

中国摄影协会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稿件、图片均有可靠的来源,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