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摄影协会首页 > 人像摄影 > 文章 当前位置: 人像摄影 > 文章

忠人的活动人像摄影艺术

来源:中国摄影协会    摄影入门_摄影艺术_中国摄影协会      发布时间:2019-08-12 12:13:10

  1980年,一位来自企业的33岁年轻摄影者,走进了被称为“象牙塔尖”的上海市文学艺术家联合会研究室,成为一名专职摄影者,他的名字叫祖忠人。

  30年后,祖忠人成为上海著名的艺术摄影家,不仅结缘了大批老一代的文艺前辈,与大批中青年艺术家成为朋友,而且还创造了“活动人像”摄影这个独特艺术门类。他成就卓著,摄影作品《巴金的路》,曾荣获1997年第18届全国摄影艺术大展人像金奖,《千手观音》获得2005年度上海摄影艺术展金奖。2010年11月23日,为庆祝上海市文联成立60周年,他在上海文艺中心举行了《祖忠人摄影艺术展》,参加开幕式的不仅有市文联的全部驻会主要领导,而且还有秦怡、仲星火、王双庆等数百位文艺界名流;他的一部《我镜头中的文艺家----祖忠人摄影作品集》近日也作为向上海市文联60华诞献礼作品,由中西书局正式出版发行。

  祖忠人是一位在市文联大院内成长起来的艺术家,他的成就得益于他的勤奋。1987年我到市文联时(那时还巨鹿路675号),开始与他并不熟,但我很快发现,每当晚上观摩各种演出时,总会在剧场看到一位个子不高的年轻摄影者在忙前忙后地在拍摄,后来在文联大事院主楼前的草坪上,我发现了这位奔前奔后的摄影者原来不是报社记者,是我们文联机关的人,此后一来二去,我逐渐与他认识,也知道了他的名字。

  在市文联的《上海戏剧》杂志供职的十年多中,祖忠人虽与我未同过事,但我们之间一直有业务交往,我们刊物发文章,有时常常缺照片,于是经常临时抱佛脚向他要,他总是“凡求必应”,实际上成为了我们杂志的编外记者。他给我最难忘的印象照片很清晰,人物神态也好,这来源于他的敬业,而敬业的直接表现就是他超常地勤快。人们常说“业精于勤”,祖忠人的敬业就表现在他的“四勤”上:一曰“耳勤”,他的耳朵很“长”,勤于打听,文联及协会、各文艺院团的活动,他都能及时打听到,及时出现在拍摄现场。二曰腿勤,有时一天几场活动,他都及时跑到。三曰脑勤,勤于思考,动脑筋如何拍出特点、拍出水准。四曰嘴勤,他经常及时向报刊通报他拍了哪些活动,我们文联的几家刊物,都能从他处选到所需要的照片发表,他就是文联的“一人图片通讯社”。他对摄影艺术达到了痴迷的程度,整天除了摄影还是摄影。凡是市文联或下属各个协会、各个刊物编辑部的所有艺术活动,他都到场拍摄,留下精彩影像记录。他的另一个优点就是不怕艰苦、麻烦,凡是文联的活动,不论地点多远,时间多长,他都会赶过去拍摄。1990年我们首届白玉兰戏剧奖在很偏远的上海机床厂举行颁奖活动,他就跟过去,直至夜晚很晚才回来。因此,他拍摄的许多照片,现在已成为时代的见证;他镜头下许多已故老艺术家的形象,更是上海艺术史上的绝响。祖忠人在市文联的30年,抓住了人生最光彩的年华,用镜头谱写了上海文艺工作、同时他是他个人成就的华章,他的作品,就是上海文艺建设业绩的“三十年通史”。除他之外,没有第二个人能拿得出这么多各个门类著名艺术家的照片、没有第二个人能这么详细地、系统地反映上海文艺工作的成就。也正因如此,祖忠人的工作是可以载入上海文化史册的。

  祖忠人的人像摄影,既不同于摆足“功架”的静态人像摄影,又不是注重于人物动作的“记事”摄影,更不是不讲究抓抢即时瞬间、不计较画面美感的新闻摄影,而是一种区别于以上三种摄影方法的“活动人像”的摄影艺术,它的特点,一是拍摄对象选定为各类有成就的艺术家,为什么?因为艺术家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能够让他的摄影作品具有“先天”的气质优势,摄影技巧入门,这就跨出了成功的第一步。如这部《我镜头中的文艺家》摄影作品集中的许多艺术家形象就很光彩照人,我们从夏征农脸上看到的是饱经风霜的老革命家、老艺术家的气质;从轮椅上眼望前方的巴金身上看到了晚年的他坚定、安祥而又充满思考,那蜿蜒曲折的青石步道铺向远处,更是富于蕴味,而若换一位照片主人公,则就会没有这种品位;我们也从谢稚柳身上看到了沉稳、从吴青霞身上看到了专注、从赵丹身上看到了执着,等等。二是祖忠人的“活动人像”摄影,坚持抓拍正在从事艺术活动时艺术家的瞬间,人们常常说,艺术是艺术家的生命,而艺术家从事艺术活动时,他们最为专注投入,此时抓拍他们的活动瞬间,就会抓到最生动、最具体、也是艺术家流泻出来的最本质的气质,这样就能把艺术家最光彩的一面用镜头描摹出来。如本集子里的绝大多数照片,都是艺术家们在参加艺术表演、访问活动、研讨切磋、写字作画、学习会议等活动时抢拍的,这些人像照片不仅表情生动,而且很真切,所以也绝无矫饰,让人感到一种亲切。如舒适与一位陕北农村女孩隔着低矮土砖墙嬉笑,一老一小充满情趣,这是1992年4月艺术家赴延安采风时拍摄的;王元化的人像照,其实是在1998年“华君武漫画展”会上拍摄的,拍出了老人的隽永、含蓄气质;李默然、红线女的照片,则是分别在两次座谈会上拍摄的,把两位艺术家的神态、表情拍得十分生动、亲切;书法家张森在创作后的松弛平和,透出了成功和信心,心境逼真。三是他善于在捕捉到艺术家的活力,将他们拍摄得大气磅礴。我特别欣赏祖忠人为众多老艺术家的人像写真照,如孟波、施蛰存、于伶、柯灵、陈述、张瑞芳、姚慕双、范瑞娟、胡蓉蓉、任政、赵冷月、杨华生、沈柔坚、唐云、朱屺瞻、仲星火等,这些照片显示了众多艺术家的一种“大家”独有气质,他们不愧为上海文艺界的脊梁。特别要指出的是,祖忠人的一幅为黄宗英拍摄的人像照,画面中黄宗英虽满头银丝,脸上洋溢着抓人的笑容,表现出一种潇洒、恬静而又高雅气质,显出照片主人常青的生命活力。这张照片也不是摆拍出来的,是1992年在上海影协的的一次研讨会上随意拍摄的,竟能将一位老艺术家拍得如此流光溢彩,证明了摄影家本身的非凡功力。

上一篇:新闻学院工会开展“迎80周年校庆 纪录你的风采”教师人像摄影活动

下一篇:《变形计》造假 摄影师特写镜头穿帮, 网友 富家女不傻吧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网站地图

中国摄影协会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稿件、图片均有可靠的来源,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