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摄影协会首页 > 人像摄影 > 文章 当前位置: 人像摄影 > 文章

新闻战线

来源:中国摄影协会    摄影入门_摄影艺术_中国摄影协会      发布时间:2020-01-09 01:06:20

日 报周 报杂 志

人民网

往期回顾

新闻战线

   分类检索 返回目录

用有温度的镜头记录有故事的肖像 ——从《老兵》谈纪实人像摄影的拍摄理念

● 肖 勇 《 新闻战线 》()

经过两年的寻访,《老兵:百位抗战老兵影像档案》终于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出版,欣慰之余,感悟颇多。不只是拍摄过程,更多是拍摄理念。

《老兵》一书所录一百位抗战老兵,或许不是头顶光环的英雄,或许没有立过显赫的战功,或许没有传奇感人的故事,但他们与我们心目中的许多英雄一样,都是构筑中华民族精神的重要基石。今天我们走进一个个抗战老兵,就是要为他们建立一部影像志,让老兵能够永远停留在人们的记忆里,定格在历史的长河中。

这不是一本肖像摄影画册,这是一部抗战老兵的影像档案。摄影是有一定高度的真实,应该更多地指向对内涵和本质的把握。我更希望这部老兵影像档案,既隐含形象、表情、影调、空间关系、动作指向等摄影本体语言,又能淡化摄影本身那些形而上的传统美学范式,避开从摄影的视角审视和观察老兵,而从社会现实和历史文化的维度,让摄影自然介入,让读者通过观看,去慢慢感知、体味画面之外的内涵和情感。这也是我在《老兵》拍摄过程中逐步形成的表达方式和拍摄理念。

观念先行:略显尴尬的主观表现

美国著名摄影师亚瑟·罗斯戴尔说过:“当你选择一个城市作为报道对象,你完蛋了;当你选择一个社区作为报道对象,你很困难;当你选择一个街道作为报道对象,你可以办到;当你选择一个家庭作为报道对象,你容易很多;当你选择一个人作为报道对象,你成功了!”可是,100位抗战老兵,100个互不关联的独立个体,如何让观者从头至尾不觉得重复、单调和乏味?这是在两年的寻访拍摄过程中,我一直思考的问题。

为此,我查阅了许多中外摄影名家的人物肖像作品和相关理论文章,为拍摄做准备,对于那些经典案例,我深知自己无法复制和模仿,抗战老兵的生活环境及身体状况,也容不得我去追求所谓的完美。

除了收集整理老兵资料外,每次拍摄之前,我都会设计出几套拍摄预案,这对每一个专题摄影师都是必不可少的工作。

首站拍摄地定在了刘老庄82烈士所在地——淮安市淮阴区。这里有着特别的意义,是我创作的起点。南陈集、码头、五里、古寨、棉花庄等有关的乡镇,挨个跑了一遍,我才发现,观念先行的程式化拍摄方式并不适合这些抗战老兵,事先设计好的方案,往往到了现场就失效了。

一轮跑下来后,望着那些老兵照片,个个神情到位,精神饱满,张张构图精致,美感十足,反让我顿生迷惑:这是我想要的老兵肖像吗?我是不是太在意摄影本身了?总想着每张照片都能展现老兵最好的精神面貌,似乎唯此才能展现老兵不同常人的英雄风貌。忽然意识到,对那些历尽坎坷、已风烛残年的抗战老兵,不该让他们为了迎合自己的拍摄想法而强打精神,游离他们原本的生活状态,我应该从老人们真实的生活状态中抓取瞬间。

瞬间抓取:难以避开的主观镜头

一张好的纪实照片必须看不到摄影师的存在。拍摄抗战老兵,我应该成为老兵生活中的一个“隐形人”,我要做的只是等待,等待老兵忘记摄影镜头的存在,等待老兵不再试图想着在摄影镜头面前表现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兵的拍摄也变得越发艰难和难以预料。常州的志愿者领着我赶到戴埠镇洪建村老兵钱义范的家中时,被告知老人生病,正在医院输液,我急忙赶往医院,在那里完成了拍摄。就在我结束了邳州市两位老兵的拍摄匆忙赶到睢宁时,当地志愿者却遗憾地告诉我,我要寻访的吴立桥老人几天前刚刚去世……

这一轮寻访老兵的过程,虽说波折不断,意外丛生,但拍摄过程相对轻松。可不知为什么,看了这次拍摄的照片,我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或许,是镜头里自己主观的东西多了?为抗战老兵造像,摄影镜头必须既有深度又有温度。老兵的人生境遇和生活阅历,不是我们这些后人能够随意读懂的,我无权借助镜头,强加上自己的任何观点。他们的“故事”,同其经历的那一段特殊的历史有着无法割舍的关联,并且或多或少会在他们的面容、体态以及所处的环境里刻下一些印痕。我要做的,只是静静地观察,细细地感受,不能像一个匆匆过客一样“走马灯”似地捕捉老兵的生活瞬间,一味追求摄影的“决定性瞬间”,而是以一种“局内人”的视角,拍摄自然状态下的老兵。

自然呈现:多元融合的理念提升

上一篇:看他们怎么拍 野外风光人像摄影实例教学(3)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网站地图

中国摄影协会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稿件、图片均有可靠的来源,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