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国摄影协会首页 > 婚纱摄影 > 文章 当前位置: 婚纱摄影 > 文章

淮安涟水一老人开免费拥军招待所自己蜗居

来源:中国摄影协会    摄影入门_摄影艺术_中国摄影协会      发布时间:2019-08-12 23:00:04

原标题:老人开免费拥军招待所 自己蜗居

淮安涟水一老人开免费拥军招待所自己蜗居

孙茂顺和官兵在一起

淮安涟水一老人开免费拥军招待所自己蜗居

孙茂顺老人开的拥军招待所  吕正昕/摄

头发斑白,摄影器材,衣着朴素,一看就是生活节俭的老人。

在过去的45年里,记者眼前这位77岁的老人自费走遍了200多个团,义务为士兵传授做酱菜的手艺;他还将自己在淮安市涟水县县城里的房子设为拥军招待所,免费对军人开放,而他和老伴却住在一间仅仅15平方米的房间里。

士兵之家:20张床位为战士们永远保留

初见孙茂顺老人时,正值严冬,他穿着一件厚实的军大衣,裤子膝盖处微微有些泛白,朴实的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见到记者时,孙茂顺不停地搓着手,显得有些拘谨。

孙茂顺的家在淮安市涟水县安东路上,这栋400平方米的房子同时也是军人们的“家”。2010年,孙茂顺决定将自己的家设为接待军人的招待所,保留20个床位,免费给过往需短暂停留、或者前来跟他学手艺的军人们提供食宿。

而他和妻子,就蜗居在一间15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走进去,感觉很拥挤。屋内的生活用品大部分已经陈旧老化。不到1.5米宽的床沿着墙摆放,交界处还钉着木板。一张小桌子上放着碗筷和药。这与隔壁给军人居住的“标间”形成强烈对比,那里白色的床单、被褥干净整洁,被子叠成了部队里的“豆腐块”。

岁月无痕,留下印迹的是屋子入口处“涟水县双拥招待所”门牌上已经褪色的油漆,以及230多面鲜红的锦旗……

技术拥军:酱菜里满载鱼水情

招待所里有一间房,挂满了锦旗,那是各个部队送给孙茂顺的。

有一面锦旗上写着“传授技艺,拥军模范”,这上面说的“技艺”便是孙茂顺制作酱菜的好手艺。

孙茂顺年轻时曾在豆腐厂工作,有着制作酱菜和豆腐的绝活。1975年,孙茂顺听闻驻涟水某部正准备将上万斤变质的酱菜扔掉,凭着自己的经验,他判断酱菜本身没有问题,而是卤汁变质了需要重新加工。在不少人质疑的眼光中,孙茂顺带领战士们重新调制卤汁腌制酱菜,不久后这些酱菜就端上了战士们的餐桌,广受好评。

就这样,孙茂顺做酱菜的名声传了出去,许多部队听说此事都来找他学习制作酱菜的手艺。“之后哪里打电话过来,我就去哪里”,他全国各地奔波,已经走过了200多个团,有一次,来听课的多达2000多人。

这么多年来,孙茂顺一直坚持“三不”原则:不收取官兵一分钱,不让部队报销一分钱,不接受部队特殊“照顾”。仅仅是这些年讲课的火车票、飞机票等,自己就已花费了大几十万元。东奔西走,孙茂顺做得很开心,他说,“我不当兵也要给当兵的做些好事。”

1992年的一天,孙茂顺去上海警备区南京路上好八连讲课。本来走得顺顺当当,结果突然有个孩子横穿马路,吉普车急刹车骤停,坐在后面的孙茂顺撞在了吉普车的铁栏杆上。到了南京路上好八连后,孙茂顺赶紧下车,给大家讲课,直到活动结束了,他才感觉到胸口疼痛,后来去医院检查时才知道,原来自己胸前的肋骨被撞断了3根。

也有跑不过来的时候,于是孙茂顺决定自己办个酱醋厂,将天南地北的官兵汇集在这里一起学习,“内蒙古、呼和浩特的官兵都过来学习。”1987年,孙茂顺的酱醋厂“拥军技术培训中心”成立,在这里,他免费为部队培训制作酱菜的技巧。在他的指导下,可口的酱菜出现在更多的军营中。有些战士退伍回乡后,凭着这门手艺自己也办起了酱醋厂。

榜样力量:带动更多人热心拥军工作

做酱菜,一个人弄不来,酱菜腌制最起码半个月才能好,各种繁琐的环节,没人打下手,运转不起来,孙茂顺的老伴王淑美,也提前退休一直陪着他天南海北的跑。此外,孙茂顺的4个女儿和女婿、1个儿子都成了他拥军路上的得力助手。

虽然已经77岁,可老爷子的身体十分硬朗,每年去部队慰问,搬水之类的体力活都亲力亲为。有的地方去得多,都成了熟人,大家开玩笑说,地方上又来了个“指导员”。涟水县人民武装部参与多年征兵工作的军事科工作人员刘常喜说,每年新兵入伍出发前,孙老都会过来给大家讲一讲他的拥军足迹,“他让年轻人感受到军人是一个崇高的职业。”

孙茂顺还牵头成立了“涟水县拥军协会”,协会的成员们纷纷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地做着好事。刘一手火锅涟水分店老板金龙,免费为军人提供饭菜;时代新娘婚庆婚纱影视城的老板石洪斌,为军人照相免费、婚纱摄影半价。就在采访的当天,拥军协会又迎来了新成员,在孙茂顺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人被他的精神所感染。

上一篇:大理婚纱摄影排名哪家好【念之旅拍】工作室拍经典婚纱照

下一篇:三亚打造浪漫之都爱情产业年创收逾百亿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
热门标签

  网站地图

中国摄影协会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登、转载的各种稿件、图片均有可靠的来源,目的是为了传播更多的信息,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